离婚律师咨询费用
首页 > 文章列表 > 正文阅读

阳基文滥伐林木一案

(时间:2017/3/16 22:54:01 点击:50)
公诉机关湖南省安仁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阳基文,绰号“铁嘴巴”,男,1965年8月7日生,汉族,高中文化,湖南省安仁县人,农民,住安仁县军山乡瑶泉村黄泥冲组1号。2008年9月9日因涉嫌犯滥伐林木罪被安仁县公安局取保候审。
安仁县人民检察院以安检林诉字(2008)第14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阳基文犯滥伐林木罪,于2008年12月22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由张北生担任审判长,审判员侯志刚、龙建华参审的合议庭,于2009年1月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安仁县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周俊生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阳基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安仁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06年被告人阳基文以1180元买到本村老屋塘组“团塘山”山林,同年10月阳基文雇请衡东县高唐乡州先村村民“花脑”等人将这块山林砍完。2007年11月被告人阳基文以750元买下本村瑶泉塘组“庙边山”山林,当月便雇请劳力将树木砍完。2007年农历9月被告人阳基文以40100元标买到本村大新塘组“胡子凹”青山,农历10月份阳基文又雇请“花脑”等人上山砍树,于2008年4月砍完。被告人阳基文购买的以上三块山林已全部砍完,而且均没有到林业主管部门办理林木采伐许可证。经林业技术鉴定,被告人阳基文共砍伐国外松近熟林面积6.1公顷,滥伐林木活立总蓄积110立方米。公诉机关出示了被告人阳基文的供述,证人李秋仔、蔡本德、李小春、徐水仔、陈生发、周得文、陈检珠、蔡旭升等证言,鉴定结论、现场勘验笔录等证据后认为,被告人阳基文无视国家法律,未经申请办理林木采伐许可证就擅自组织劳力砍伐林木,数量巨大,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五条第二款之规定,应当以滥伐林木罪依法追究被告人阳基文的刑事责任。
被告人阳基文对公诉机关指控其犯滥伐林木罪没有异议,但辩解其系初犯,所砍伐的林木绝大部分都是今年冰灾雪压木,对社会危害性不大,且及时到林业主管部门补交了林业规费,本人认罪态度好,请求法院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2006年农历9月份,安仁县军山乡瑶泉村老屋塘组公开出售“团塘山”火烧山林,被告人阳基文以1180元山价中标,双方签订合同。合同约定办理林木的砍伐手续由阳基文负责。同年10月在未办理林木采伐许可证的情况下,被告人阳基文雇请衡东县高唐乡州先村村民陈生发(绰号花脑)、周得文等人到“团塘山”进行砍伐,所砍伐的林木分2次运送到攸县工业园造纸,得款3000余元。
2007年农历9月6日,安仁县军山乡瑶泉村大新塘组公开招标出卖“胡子凹”青山火烧林,被告人阳基文与其姨父蔡本德合伙投标,最后蔡本德以40100元中标,并与该村民小组签订了《出卖青山合同》,合同规定了出售山林的四至范围、砍伐日期及林木砍伐手续由乙方办理等具体事项。合同签订后,蔡本德以山价偏高退出合伙后,全部转让给阳基文一人。2007年农历10月,被告人阳基文在没有得到林业主管部门同意的情况下,又雇请衡东县高唐乡村民陈生发等人上山进行砍伐,并将所砍伐的林木部分送给衡东县高塘乡木材加工厂周老板,部分送到攸县工业园区作造纸材。
2007年11月,安仁县军山乡瑶泉村瑶泉塘组因修池塘缺少资金,经该组村民决定,出卖“庙边山”青山。被告人阳基文以750元的山价中标,双方口头协议,林木采伐手续由阳基文负责办理,组里一概不管。在没有办理林木采伐许可证的前提下,被告人阳基文擅自组织劳力于当月便将该块山林砍完,被告人阳基文所标买的以上三块山林已于2008年4月前全部砍完,且均没有到林业主管部门办理林木采伐许可证。经林业技术鉴定,被告人阳基文自2006年至2008年期间,在未办理林木采伐许可证的情况下,滥伐一般用林地人工国外松近熟林面积6.1公顷,滥伐林木活立木总蓄积110立方米。案发后被告人阳基文先后四次到林业主管部门补交了林业规费6000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查证属实的证据予以证实。
1、李秋仔的证言证实,2007年下半年军山乡瑶泉村大新塘组将“胡子凹”山林卖给了阳基文,该山上的国外松出买后不久就被砍伐了,而油茶山上的国外松是2008年冰灾后才砍伐的事实。
2、蔡本德的证言证实。2007年农历9月初6日,他参加了安仁县军山乡瑶泉村大新塘组“胡子凹”青山出卖投标,并以40100元的山价中标,中标后自认为价格过高,不划算,便于当晚以原价40100元转给了阳基文,同时将《青山出卖合同》也交给了阳基文,而合同的标底价是35000元,合同约定,办理林木采伐手续由乙方负责的事实。
3、李小春的证言证实。2006年农历9月,被告人阳基文以1180元的山价买得军山乡瑶泉村老屋组“团塘山”山林,双方签订了合同。该山林权属老屋组所有,树种是国外松,且是过了火的雪压木。同时还证实,2007年9月份,阳基文以山价40100元转买到本村大新塘组“胡子凹”山林。同年10月又以750元的价格买到本村瑶泉组“庙边山”山林,且都没有办理林木采伐许可证手续,但在林管站交了费的事实。
4、徐水仔的证言证实,2007年11月份,军山乡瑶泉村瑶泉塘组因修池塘急需资金,便将“庙边山”青山出卖,阳基文以750元中标,该山树种为国外松,数量60棵的事实。
5、陈生发的证言证实。2007年10月和2008年5月,他先后两次组织周得文等人到安仁县军山乡瑶泉村帮阳基文砍树装车,砍伐使用工具是手锯和柴刀,时间总共有5、6天,力资是每人每天50元,所砍伐的树木用小金刚车分别运送到衡东和攸县的事实。
6、陈检珠、蔡旭升的证言证实。2006年至2007年农历10月间,被告人阳基文先后三次去军山乡瑶泉村大新塘组、老屋塘组、瑶泉塘组标买青山三块,均未到林业主管部门办理林木采伐许可证,共滥伐林木出材60余立方,分别补交了各类林业规费近6000元的事实。
7、安林鉴(2008)第17号林业技术鉴定书证实,军山乡瑶泉村“团塘山”、“庙边山”、“胡子凹”山滥伐林种为人工国外松近熟林,面积6.1公顷,滥伐林木活立木总蓄积110立方米的事实。
8、现场勘查笔录证实,滥伐现场位于安仁县军山乡瑶泉村老屋组的“团塘山”、瑶泉塘组的“庙边山”、大新塘组的“胡子凹”山林的事实。
9、现场照片证实案发现场概貌及滥伐现场状况。
10、《出卖青山合同》证实,军山乡瑶泉村大新塘组将“胡子凹”山林卖给了阳基文的事实。合同规定了标底价款,四至范围、砍伐期限及由乙方办理林木采伐手续等事项。
11、被告人阳基文的户籍证明证实,被告人阳基文的身份情况。
12、非税收入专用收据及缴款书证实,被告人阳基文先后于2007年11月20日补交育林基金2000元、2008年3月2日补交育林基金2000元、2008年4月30日向森林公安交罚款500元、2008年2月19日补交林业规费1500元的事实。
13、被告人阳基文的供述。
上述证据均经当庭质证,与被告人阳基文的供述相吻合,可以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
本院认为,被告人阳基文无视国家法律,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的规定,以牟利为目的,未办理林木采伐许可证,多次滥伐林木,数量巨大,其行为已触犯国家刑律,构成滥伐林木罪,依法应予惩处。安仁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阳基文犯滥伐林木罪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阳基文对公诉机关指控其犯滥伐林木罪无异议,但辩解其系初犯,所砍伐的林木绝大部分是火烧林和冰灾雪压木,对社会危害性不大,且及时到林业主管部门补交了林业规费,本人认罪态度好,请求法院从轻处罚。其辩解自己系初犯,所砍伐的林木绝大部分属火烧林和雪压木,对社会危害性小的辩解理由不成立,且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但辩解其认罪态度好,诚心悔罪,案发后积极补交育林基金的辩解意见与查明的事实相符,本院予以采纳,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阳基文认罪态度好,诚心悔罪,适用缓刑不致再危害社会。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五条第二款、第五十二条、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阳基文犯滥伐林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12000元(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自判决书生效后五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湖南省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张 北 生
                                               审  判  员  侯 志 刚
                                               审  判  员  龙 建 华

                                                 二00九年元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赵 新 波




Copyright © 2017 Powered by 离婚律师咨询费用,
律师咨询 All Rights Reserved.